Ben

重蹈覆辙

输红了眼的赌徒,无法抑制嗜血的欲望,理所当然般毁灭自己亲手建立的城堡。

人就是无法抑制自己犯贱,然后越来越贱,让人不齿。

所有训诫禁忌教养在残桓断壁面前显得那么虚弱和无力,

那些美好的,在此刻变得无比狰狞。

FORGIVE ME.

评论
©Ben | Powered by LOFTER

手持相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