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

你好吗

 

很久不见.

天鸟


《梵高先生》 李志

EXILE

空白横亘。

冻伤了手和脚趾,然后味觉也消失了.

电话里那些失望的声线我却听得格外真切

11月21.道路结冰



WAY BACK FROM NAMTSO.ciwei2009

凌晨4点,我看见流星出现.

刺猬

阳光温暖着午后 你做了一个梦

不以为然

没有人愿意在每个角落里贴满叹息

你不看见我的脸

却以为上面写着不以为然

远远地看你生活 与我没关系

who care?

皮带拉到最后一格还是松。

自己造的孽,似乎不应该让别人来迁就。

三.Altitude 4100

8月13日

即使下过雨,空气依然干燥。

午后的光线让我睁不开眼,

皮肤上有些许暖意,盖过紫外线火辣辣的伤。

SCARE

终于雨过天晴.工作室的事有了些许眉目,舒一口气之后我知道仍然还有许多事情需要面对.

不相信上帝的关门与开窗说,上帝只会在人倒下的时候替你盖上棺材.

如果真有值得害怕的事,大概是再次举起相机的刹那,忘了我要拍什么.

some dreams

阳光充盈画面,抹去文字里撕裂的声音,握紧拳头,深深呼吸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