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

老青年和他的朋友

“人民的好儿子。”为了社会的和谐稳定,Ps过一万次的老脸一如既往地古老而清新,就像枯木逢春古墓清风腐草流萤万年而常青 。前往各标原始森林途中,上了一个坡后世界突然换了样,云雾迷蒙几米外不见人影。

前往达昔屯途中,背后黑云滚滚得像红尘滚滚,哥一张老脸面对自己的镜头万般羞涩。 抛头颅洒脸面果然不适合哥的style。(忘川拍摄)

不要脸的好片总是比较好看。(忘川拍摄)

达昔屯的正午,阳光很好,云也很好。

念银保护区回来的路上,车只剩一点点油。念银所隶属的清华乡,青山绿水去浮华,真正的地如其名。老青年下河游泳,干点小时候的龌龊事,怀旧得不行。(忘川拍摄)

这段路是出牛片的好地方,之后骑车穿过原始森林的那种感觉,我都放弃拍照了。

岔路口,路牌自己飞走了。(忘川拍摄)

木头房子,有通公路的地方,这种木房子都在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钢筋混凝土房。建筑回归“实用主义”,诗意、纹理、历史、传统也随之慢慢消逝,我想到有一天所有的乡村都长成了同一个摸样,有点伤感。

乡村特有的景致慢慢的就不会再有了。这是个回不去了的年代,让人感觉无奈。

乡间寄宿小学,四年级人数不够开班,全校只有五个年级。

两只小南瓜。忘川家的双胞胎小侄子,萌得不行。

吃冰激凌被冰到了。

领导也得打瞌睡。

“无齿”之徒长了两颗兔牙,我认不出这只是哥哥还是弟弟,咧嘴露出兔子牙是他们的超萌必杀技。

从黑衣壮村寨返回的路上,小摩托断了几根钢线,后轮歪歪扭扭的一路下坡,我很担心轮子突然自己先走了。路过一片玉米地。

从定格屯出来去下一个村子,拍到好照片之后脸上荡漾着荡漾的笑。(忘川拍摄)

信达屯,征婚照一张。后边乌云滚滚,有种身处中东地区的感觉。

沿着国道一路往前,前路未知。

浓雾散了一点,朋友忘川站在悬崖边。滑下去的话死前可以享受三分钟的豪滑体验,失足青年的不二选择。

光线很好的某个下午,那坡烈士山。旁晚跑步会从这里跑上去,光线穿过林梢,非常美丽。

弄力屯,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子。

“光线很牛逼,刺猬来我给你拍张征婚照”

同样的猛灌几口饲料之后,我没有变成炒回锅肉的,也没有变成回锅肉。

       距离上一次和忘川一起拍照已经有四年时间,除了手里的相机,二逼青年跟着时间跟着人群渐渐被狗刨成愤世嫉俗的老青年。之前有在柳州碰过一次头,加上昊子,带着相机但是没有拍照。昊子是个纠结于精确时间点的人,她记得某年某月某日,我是做不到。

        只是时间无法阻挡,我们都变老了一点,而内心依然自以为是地觉得,有些东西依然年轻着。

Ps:有我的照片是忘川拍摄,有忘川的照片是我拍摄。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