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

不以为然

没有人愿意在每个角落里贴满叹息

你不看见我的脸

却以为上面写着不以为然

远远地看你生活 与我没关系

下雨了,山上在积雪,湿润的空气有南方冬天的味道。

这片干涸的土地终于不再寂寞。

我想象雪花从山顶滚落,跌在尘里化成雨水,自西向东汇成江河。

风在河谷里蔓延,裹着黄沙漾起唐古拉的圣水,掠过高山和平原。

想家了你说。

可是这个时候,我只是想说说话。

9月26

太阳下山了,真冷。

浮躁

很想把这张片贴出来,就在刚才。

透过浮躁的色彩,仿佛可以看见自己。

其实很多时候都知道自己应该去做什么应该怎么做,

很清楚地知道,那些宁静温暖并不遥远,

然而大多数时候

总还是由着自己的性子 伤了你 却不是我本意

院子里长满了大波斯菊

“尽情表演吧,好像没有人在看你一样;尽情去爱吧,好像从来不会受伤一样。”

整夜未眠。

打开手机找不到可以说话的人。

院子里的大波斯菊长了近3米高,以一种努力延展的姿态。

以一种努力延展的姿态,尽管隔阂着难以逾越的沟壑。

观望

已然不得不习惯于观望,地图上的某些圈圈点点,上边书写着仿佛属于自己的东西。

被四条流浪狗追了近一公里之后,不得不撒手丢下手里的东西狂奔逃命。

一如曾经脱手的相机,生与死只是瞬间抉择,不见硝烟,如调侃般轻淡。

小命保住之后回头观望上帝用他的左手玩弄着,那些被抛弃的所爱,

仿佛世间一切真的可以无足轻重。

三.Altitude 4100

一.

又戒严了 空气里游离着战争的味道 尽管广场深处歌舞升平

如果说普天同庆 那是莫大的讽刺

我挤在人群里 想起你

飞蛾扑火,我怎能不管不顾

109 to NAMTSO.ciwei2009

   

才下过一场小雪,车离开109国道开始翻越那根拉山口。

海拔5100,感冒加高反让我有些眩晕无力,我不想在天堂上嗝屁了,所以走的很轻。

半路有车开进雪水里冷却刹车片,牛比的北京人嚷嚷翻车了大家赶紧拍照,

这斯花了1W8买了块水晶,拿出来炫耀才知道原来是假琥珀。

成本不超过150块,她脸就绿了。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天,

乌云盖过的地方落下着豆大雨点,湖水像大海一样咆哮着,冰冷的风吹得人呼吸艰难。

8月10日 109

每天晚上都会下雨,夜幕降临的时候,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听外边劈啪响的雨声

云很厚压得很低,但紫外线依然很强.

8月4日凌晨

在又一次落单之后,孤独和恐惧变得肆意.

面对洪流更容易地看看清自己,我无法忘记那些夜色也掩盖不住的失望表情,

一如我对未来的憧憬.

被淘空后开始自觉清醒,人就像是手里那台有限输出的相机,超出年限,快门卡壳,零件掉满地.

而不会是2008鸟巢上空飘荡的畸形物体.

认知的不同,就像给对方的永生牢狱.

在路上,但愿会有我的栖息地.

在路上

       车厢里的暖气驱散了高原的严寒,似乎也正在冲淡关于这片土地的记忆。待在温暖的车厢里,饱受着不舍与遗憾的啃噬,跟随列车一路向北而去,这里的一切就这样与我们渐行渐远,从此再不相干...好在一路风光无限,遗憾化成新的祈愿... 
     

唐古拉..

青海湖畔...

      细沙伴随狂风蛇行在唐古拉的荒原;清晨金色的阳光掠过青海湖畔,沙丘投影出柔媚的线条,这让我感到真实的忧虑和恐惧。

黄土高原

从未想象过黄土高原的细雨,在眼前化为现实,这片干涸硬朗的土地在朦胧的空气中变得柔软,温情脉脉。


     车厢里被摇晃了两天两夜之后,终于抵达成都。风雨里等待发车下一站,愿安。  

                                                                       ----------2月某日

深呼吸_。

Deep breath..

如果走得太远

这是我路过的一个最美丽的村子

如果走得太远,会恐惧,也会无所畏惧.

不知道为什么会无所畏惧,却知道什么是恐惧。

(看似很近的距离,其实很遥远。)

路过

路过黄土高原.

翻越唐古拉

翻越唐古拉

雪封那曲

措那湖边

_香粉

  

香粉。这个弹丸小镇如同她的名字一样美丽,

若真有女子的香粉在风中撩动过往的旅人。

我想醉了。想醉在这里,不再离去。

然而我们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停留,

香粉的倪裳在记忆里短暂飞舞,我不得不离去。

4.24

_tree in memo

_回

回程.

错过了开往昆明的大巴,只好打道回罗平,今天是个好天气,或许有惊喜也不定.

元阳-南沙-个旧-沪西-师宗-罗平,不停的转车,一路的劳碌不说也罢.

不住的给自己寻找离开的借口,无论如何 今天是个好天气.

或许我该留点遗憾.

留点遗憾,找个心爱的人,那个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让我再回来.

_回?

该回了么?

这里是龙树坝的斜坡,盘腿坐在这颗巨石上,只有我一个人。

而眼前的夕阳绚丽异常,让我不舍离去。

好象对中意的女子一样的眷恋。小宇突然说。

或许是吧,不过并没有什么好结果,所以还是走吧。

明天就走。

_雾

雾。

雾。

还是雾。

----------------------------------------------雾气的分割线-------------------------------------------------------

黎明到来前醒来。

拉开窗帘和打开玻璃窗,外面是深沉的夜。

雾珠纷纷挤进我这凌乱不堪的小屋。

关了灯,趴在窗口听这个世界的鸡鸣狗吠。

想起小学奥赛的一道数学题:“鸡兔同笼,上有三十五头,下有九十四足,问鸡兔各几何?”

而当年小屋子里读写算的小男孩已经不见了。

-----------------------------------------------鸡兔同笼的分割线-----------------------------------------------------

漫天散雾,发尖上凝着细细的水珠。

预告说今天多云转阴,所以我放弃了前去多依树看日出的计划。

遥远的前方神光咋现,却预示天气预告失败。

然而此刻我已在箐口梯田的深处,多依树不去也罢。

去了又要遇上那堆大师,听他们谈论他的他的镜头和机身很便宜,才三万。

胶卷拍完了,存储卡也没剩多少张。面对苍茫的云雾田海,有些不知所措。

风有点猛,散雾被吹散,谷底的雾气大举上涌。这场面让我想起长板陂张老粗的疑兵计,

少了雷鸣声响,却有尘土蔽日的气势。

有一首歌在耳塞里单曲循环,没有激情,却只有死灰的绝望。

走吧。

_还好

凌晨在水汽的味道中入睡。

醒来时天已蒙蒙亮,窗外是深蓝色的黎明。云雾缭绕,鸡犬相闻,恍若隔世桃源。

湿度很大,雾气从山谷溢出,沿山坳喷涌而上。

----------------------------------------隔世的分割线-------------------------------------------------

8点半出发前往传说中的龙树坝。

雾气仍然没有散开,十米开外连神仙都看不见路,不过我不是神仙。

岔口很少,所以不用担心迷路,然而在朦胧中行走太久就容易有点恍惚...

是梦?

不是。路边凸起的石块用比较激烈的方式挡住我的脚告诉我答案。

没有风,浓雾久久不散。

----------------------------------------踢到石块的分割线-----------------------------------------------

下午遇到一队来自昆明的摄影师,被告知我错过了今早多依树的日出。

据说是近些日子来最漂亮的一次。

但,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龙树坝让我有点失望。傍晚来临前离开,前往坝达等待日落。

说实话我很不愿意跟一堆胸前挂着种种长枪短炮表情傲慢的所谓摄影师挤在一块,

但却无处可去。

天空被两块大块的乌云遮蔽,显得有些阴郁,而我仍然相信,

总会有云开的那一刻。

一路颠簸。

在半山腰时太阳的光芒刺穿云层的阻隔,照耀在梯田水面上,

金光闪闪,辉芒万丈。

那一刻,我被感动了。

_南沙-元阳

(小阁楼外的景色)

那个风和日丽那个天空湛蓝。远山脉络线条清晰可见。感觉很像去到了新都桥,我梦中的天堂。

然而这里是南沙。

等待了许久,车终于出发开往未知的元阳。

一路的险峻撼人心魄。我抱着我的背包,几乎要被甩出车窗外。车在悬崖边盘旋盘旋而上,尽管路边警示牌一再重复警告慢行,然而胖子司机丝毫不愿意怠慢了这嘎吱摇晃的棺材里边的二十条小命,一路脚踩油门猛拐猛冲飞车漂移,有如神助般出入倘若无人,哦不,无车,也不对。九曲十八弯,不知说的是否就是这样的感觉。

(小阁楼外的景色)

太阳偏西,夕阳渐成,暖暖的阳光铺在山谷的烟尘上,金碧辉煌,阿波罗神殿也不过尔尔。

傍晚到达元阳,挑了一间面朝远山的小阁楼,可以靠在枕头上看见日出日落。

(小阁楼外的景色)

_在哪?

(车上所拍)

辗转多次,仍没有到达预定的目的地。逐渐对陌生的环境有点担忧。

中午终于到达个旧市,印象中个旧有直达元阳的车。随便上了一班,车开出了老远才被告知车发往南沙,并不到元阳县城,但南沙可转车前往元阳。

一路有些困乏昏昏欲睡。接近南沙段(我感觉是接近了),线条硬朗的山体和乱石滩让我精神大振,貌似有点类似大力水手吃到了久违的菠菜。我看得见在那高高的顶峰,山风扬起它的沙砾撒向天空。渺小的我这个人类,透过肮脏的车窗玻璃,在遥远的这边仰望。从玻璃上的反光看见我的眼睛,它告诉我一句话。

带我飞吧。

_油菜花,罗平

关键词:2008罗平油菜花。

罗平县城确实不咋地...

尽管出门前再三检查,到站之后还是发现漏了东西。MP3电充、数据线。转遍了整个小城,卖手机的很

多,卖数码配件的却一个都没有。

网吧只有一家,藏在一个很隐蔽的角落。机子很多,上网的人很不多,只有我和老板。

中午胡乱吃了碗米线,发现味道非常好。

~~~~~~~~~~~~~~~~~~~~~~~~~~~~~味道很好的分割线~~~~~~~~~~~~~~~~~~~~~~~~~~~~~~~~~~

天一直都被乌云笼罩,貌似暴雨来临的样子,但我觉得这种怪异的地方不应该用常识来下结论,SO我决定

不带伞(事实证明我是对的)。找了辆“面的”,一路投奔金鸡峰而去。出了县城就发现了遍野的油菜花,

不过长势不咋地,估计春节那阵冰灾给冻坏了。临近金鸡村时司机无视我的呼唤没停车,害我步行往回走了

一个多小时,不过还好,扛着两部相机在国道上逆向行走,确实有点拉风的说,引得过路的大婶连连回头。

两边黄灿灿的菜花,让我情不自禁想变成一头牛,冲进菜地里自由奔跑自由吃草。不过这个梦想止于村头,

因为在那我发现这里的牛都用来拉车的,没有自由。

~~~~~~~~~~~~~~~~~~~~~~~~~~~~~~我没有伴的分割线~~~~~~~~~~~~~~~~~~~~~~~~~~~~~~~~~~

金鸡岭的菜花长势确实很好,冰灾使罗平菜花颗粒无收的谣言不攻自破。我很庆幸我来到这里。

据说,到罗平不带伴等于白来。我手脚并用往山顶上爬时我觉得这话很正确,可以打60分。下山时觉得不

好,只能打60分。

PS:没有数据线,图片只能回来再传了。

~~~~~~~~~~~~~~~~~~~~~~~~~~~~~~~~~无奈的分割线~~~~~~~~~~~~~~~~~~~~~~~~~~~~~~~~~~~

刚发现,昨天才充的30块话费竟然只剩4块了。中国移动又喝我的血。。。

_途

3.11   晚

K393。

我本不知这趟车会路经南宁。这个留给我太多痛楚的城市。

我试图扭转思路不要去想不再去想,然而已经太迟。

刺痛已在胸腔里弥漫疯长,止也不住。

22点25分列车轰鸣着离开这个灯火辉煌的城市,载我一路向西。

==============================昏昏欲睡的分割线=================================

3.12晨

6点多车窗外已经不在上漆黑一片,列车在崇山之颠爬行。

当然如果说飞行感觉会更准确一点。

广西境内行驶一般都是在山脚下,入了云南火车就飞上了天。

已经可以看见零散的菜花和梯田,远处的山峰云雾缭绕仙境一片。我不知该庆幸还是遗憾,如果雾气太重,

预计中的拍摄将无法进行...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