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

老青年和他的朋友

“人民的好儿子。”为了社会的和谐稳定,Ps过一万次的老脸一如既往地古老而清新,就像枯木逢春古墓清风腐草流萤万年而常青 。前往各标原始森林途中,上了一个坡后世界突然换了样,云雾迷蒙几米外不见人影。

前往达昔屯途中,背后黑云滚滚得像红尘滚滚,哥一张老脸面对自己的镜头万般羞涩。 抛头颅洒脸面果然不适合哥的style。(忘川拍摄)

不要脸的好片总是比较好看。(忘川拍摄)

达昔屯的正午,阳光很好,云也很好。

念银保护区回来的路上,车只剩一点点油。念银所隶属的清华乡,青山绿水去浮华,真正的地如其名。老青年下河游泳,干点小时候的龌龊事,怀旧得不行。(忘川拍摄)

这段路是出牛片的好地方,之后骑车穿过原始森林的那种感觉,我都放弃拍照了。

岔路口,路牌自己飞走了。(忘川拍摄)

木头房子,有通公路的地方,这种木房子都在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钢筋混凝土房。建筑回归“实用主义”,诗意、纹理、历史、传统也随之慢慢消逝,我想到有一天所有的乡村都长成了同一个摸样,有点伤感。

乡村特有的景致慢慢的就不会再有了。这是个回不去了的年代,让人感觉无奈。

乡间寄宿小学,四年级人数不够开班,全校只有五个年级。

两只小南瓜。忘川家的双胞胎小侄子,萌得不行。

吃冰激凌被冰到了。

领导也得打瞌睡。

“无齿”之徒长了两颗兔牙,我认不出这只是哥哥还是弟弟,咧嘴露出兔子牙是他们的超萌必杀技。

从黑衣壮村寨返回的路上,小摩托断了几根钢线,后轮歪歪扭扭的一路下坡,我很担心轮子突然自己先走了。路过一片玉米地。

从定格屯出来去下一个村子,拍到好照片之后脸上荡漾着荡漾的笑。(忘川拍摄)

信达屯,征婚照一张。后边乌云滚滚,有种身处中东地区的感觉。

沿着国道一路往前,前路未知。

浓雾散了一点,朋友忘川站在悬崖边。滑下去的话死前可以享受三分钟的豪滑体验,失足青年的不二选择。

光线很好的某个下午,那坡烈士山。旁晚跑步会从这里跑上去,光线穿过林梢,非常美丽。

弄力屯,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子。

“光线很牛逼,刺猬来我给你拍张征婚照”

同样的猛灌几口饲料之后,我没有变成炒回锅肉的,也没有变成回锅肉。

       距离上一次和忘川一起拍照已经有四年时间,除了手里的相机,二逼青年跟着时间跟着人群渐渐被狗刨成愤世嫉俗的老青年。之前有在柳州碰过一次头,加上昊子,带着相机但是没有拍照。昊子是个纠结于精确时间点的人,她记得某年某月某日,我是做不到。

        只是时间无法阻挡,我们都变老了一点,而内心依然自以为是地觉得,有些东西依然年轻着。

Ps:有我的照片是忘川拍摄,有忘川的照片是我拍摄。

 

 

那些静谧之所,中国南疆

她静静矗立,等待下一次不为人知的风云蜿蜒,草长莺飞,山峦换色,结果,复开花。

路过中国南疆,美丽那坡

        广西百色那坡县,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个陌生的地方,诸多诸如贫瘠、偏远、险峻等词汇的应用之地。感谢朋友忘川,谢谢他开着那台1984年产的小摩托,载我跑遍整个那坡地区风雨无阻,二十多天行程超过1000公里,谢谢他在这个热情好客之乡替我挡下诸多酒局,谢谢他与当地村民沟通交流以免我的不善言辞暴露无遗。

       那坡县位于云贵高原余脉,西边与云南相邻,南部接壤越南,沿着边境线美丽的沿边公路从东兴起始终于那坡弄合,全程725公里,沿途风景秀丽壮美,与越南隔山相望。

       疆土,我深刻体味着这个词的含义。群山耸立连绵数百里,城镇在谷沟间夹缝求生。由于地势险峻、土地严重石漠化,那坡地区耕地稀缺,普遍缺水,特别是这几年缺水问题更趋严重,水库河流枯涸,诸多乡村限量供水,其中龙合乡部分地区需要依靠消防队送水。

       每经过乡村,会想起我的老家,对于故乡,总有一丝莫名的失落缠绕心间。不止于那坡县,大多数地区乡村已经越来越寂静,年轻人不是在外念书就是出去另谋生活,村子里多半只见老弱妇孺,人声寂寥,老房子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外形雷同的混凝土小楼房。读到熊培云的“谁人故乡不沦陷”,即使身在乡间,那丝丝缕缕的乡愁挥也不去。

 

PS:有人说这里看着美丽,实则是贫穷和落后。而我认为,与其说这里贫穷却美丽,不如说这里的人们对自然环境掠夺得少。通往那坡县的高速公路很快就要建成,而随之而来的必然是征地、扒山填湖建厂、释放黑烟废水矿渣,这真是你想要的结果吗?如果你去过那坡县百合乡,你呼吸着方圆三公里的废水毒气的时候,你还想赞美这里的人有钱吗?

南疆的雾

MD 忘川

中国南疆,百色。

 雾中盘山而上,下起大雨。

漫行


广西一年只有两个季节,夏天和冬天,春秋微凉的天气短暂得可以忽略不计一笔带过,

所以没料到苏杭这边天气还是凉飕飕的,没带啥衣服就来了,赶上两场雨,在钱江和西湖边被风吹得像狗一样。


到站时是杭州南,早上5点多,整整两夜一天没睡过,找了个小旅馆半睡半醒躺到10点多,买张地图后妄想步行穿越萧山和滨江区投奔钱塘江。

向环卫大妈打听了一下大致方向,她说钱江还远着咧,但我已踌躇满志。

萧山区显然是杭州外围,充斥着各类机电、服装、建材批发市场,除了一些住宅社区和商业区,有些街道鲜有有行人;而滨江区看起来是新兴的开发建区,半成品的写字楼随处可见。

走走停停花了5个多小时才走到滨康路,此时已经下午4点多,路过一个公园时进去看看书画展,中途也花了不少时间研究地图和询问方向跟各种人聊天,显然天黑前走到钱江已经不可能。好在我也找到了此行的目的地,钱江晚一天再去也无所谓。


 

 

wildtrees

 

入夜,世界静得只剩下虫子的叫声。夜色浓似墨,沉重如铁。

摸黑翻个身,沉沉睡去。

未来的末点

年少时对于“未来”充满各种想象,而“未来”却姗姗尾行,将旅人搭砌的城堡碾碎成粉末。

细节整理

版权声明:本博客图片均原创作品,博主本人对其享有法定权利。 允许互联网非盈利性转载传播,请保留作品原貌并注明出处。


f/9 1/160s 10MM 拍得很仓促,机位机位太低了没法取景,只好边摁快门边祈祷。

藏人喜欢狗,以至于藏区流浪狗泛滥成灾,在城郊、国道被狗追不会是什么奇怪的事。

墙外。路人

版权声明:本博客图片均原创作品,博主本人对其享有法定权利。

                  允许互联网非盈利性转载传播,请保留作品原貌并注明出处。

f/10 1/50s iso100 -0.3EV 焦距10MM

对地板测的光,一只大叔闯入我的镜头,让图片顿时充满强烈的张力和现场感。

路人

版权声明:本博客图片均原创作品,博主本人对其享有法定权利。

                  允许互联网非盈利性转载传播,请保留作品原貌并注明出处。

拍摄于2009年12月25日,圣诞节。ISO100 f/10  1/60S 焦距10MM

行人稀少,我很担心路边的流浪狗,因为曾经有被狗群围追的经历。

这座山在拉萨市中心就能看见岩石的纹理,以为很近,其实花了一个多小时才走到外围山脚,峰顶估计海拔6000.此类海拔高度的山峰随处可见。
时间接近下午3点,在此地是个完美的时间点。受云层的影响,光线时有时无,有时会得到戏剧性的效果。

因为是侧光,我没有使用CPL。

冷得不行了


南方的冬天湿冷阴郁,看见阳光真是让人心旷神怡。

对楼的姑娘


“可以帮我照一相片吗?”

经常拿镜子在窗口对面晃来晃去的藏族姑娘,我不确定,看起来也或许是维族,

汉语不太流利,但很友好。

她站得很正,我只好比划着让她稍稍歪下脑袋。

优雅的男人


牢狱

雨.

还是雨.我以为只是清晨的雾,不停歇的细雨,会弥漫着整个春天.

本不知觉春天已经近了,回到南方才会如此明晰的感觉.

潮呼呼的被子盖在身上像冰冷的栅栏犹如置身牢狱

X


排了一个星期还是搞不到车票,对于经济适用男来说这是个神奇的国度叫人无语。

我想有很多东西折磨着我,那些似是而非似非而是晦暗不明阴晴不定,

是毒药却不得不笑饮。

元月七

有时候生活里充斥着矛盾

噩梦里挣扎着醒不来,

醒来了就必须睁开眼,然后再面对这个世界。

我也想唱歌

(ZJM)

吃过晚饭,曹肆无忌惮地唱歌。

夜幕降临的时候空气会变得阴冷,翻翻DEVICS的歌出来听,觉得很想你。

我也想唱歌。

(萧同志)

疲惫


"不行就回来吧。"他说。

可是这个时候,我害怕这些句子,温暖着,穿透一切谎言。

第一次我想走了,这些日子以来。


走过这样单调的蓝和白,时间仿佛凝滞,然后是静止。

ZJM临走时给我短信,我想这个世界很难有什么东西能真正抵挡那些狂躁和不安。

甚至我希望我是一台机器,不眠不休,不知疲惫。

纳木错,与神耳语的地方

"Whenever you make a phone call smile when you pick up the phone, because someone can feel it! "

某说。

凌晨四点,方向东北偏北,零下三度。

寒气从缝隙渗入,车灯刺破黑夜的浓墨,我看见流星从天际划过。

清晨,7点,零下十二度。车停在那根拉山口,海拔5200,路面凝结着厚厚的冰。

黑夜漫长,没有防滑链,犹豫着是不是应该等待天明。

最后决定不等了。8点安全离开那根拉驶入冰原,天开始蒙蒙亮。


纳木错,帝释天的女儿,念青唐古拉的妻子,与神耳语的地方。


路面结冰严重,车开的很慢,太阳出来后我们终于来到这里。

没有游人,满地的流浪狗卧在冰雪里。

风贪婪汲取身体的温度,神没有对我耳语。

8月10日 109

每天晚上都会下雨,夜幕降临的时候,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听外边劈啪响的雨声

云很厚压得很低,但紫外线依然很强.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