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

夏树和陈子

       依时在海滨公园门口见到这两位时,她们正打算分吃一小袋鸡蛋饼。第一次会面不知道应该说点啥,好在两妹子注意力一直集中在互相拌嘴上,3路车穿越这个城市时,我小心翼翼地打着瞌睡。

       夏树和陈子的故事远比我看到的还要多,这是我最近才了解到的,关于她们的十年之约,和十年之前。若说坚强乐观则太过轻易,不如暗里欣赏和赞许,而此刻,开心了就好。

“我送你一只小羊”

版权声明:本博客图片均原创作品,博主本人对其享有法定权利。 允许互联网非盈利性转载传播,请保留作品原貌并注明出处。


 她是这么说的。可惜我没法把一只小羊带上火车带回家。

明珠卓玛,川菜馆打工的藏族小姑娘,一天工作12小时,月薪800.,一个月休息两天。

一个故事

帮妹妹的朋友拍的几张,MM自己决定说这组片叫做“绿帽子的故事”,

我没有细问缘由,之后这个词在我心里疙瘩了老半天。

 

1

2

3

4

5


2

对楼的姑娘


“可以帮我照一相片吗?”

经常拿镜子在窗口对面晃来晃去的藏族姑娘,我不确定,看起来也或许是维族,

汉语不太流利,但很友好。

她站得很正,我只好比划着让她稍稍歪下脑袋。

住我家的小朋友

.

谁动了我的车票?

【长得很像某鱼的小朋友。】

天天往车站跑也还是没有买到票,SO... 今天继续去排队.

车站回来,依然没有买到我要的票,只好先买短途,希望到点后可以中转回家。

4号我去代售点问,窗口的白眼说无,明天来买12号的。

“明天”我来问,白眼继续说无,明天可到车站买联程票或者通票中转。

“明天”的“明天”找了半天终于找到去车站的公车,窗口说,无票,可明天买15号的。

“明天”的“明天”的“明天”也就是今天天没亮我第一个到了售票窗,窗口同样回答,无,可后天买17号的!

我就纳闷了

Namaste


在这里,只需要带着你的微笑和一句"Namaste".

酸奶坊



某天下午几个老男人和一个寂寞的上海小男人一起去酸奶坊喝酸奶,

这样明亮的窗户可是没有阳光晒进来,

酸奶味道不是很醇,老男人和小男人开始抢记事本写心情,

我听着某人的电话,眼睛四下搜寻发现这里全是男人。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