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

让影像将记忆游离在2008的最后一天

转自我的另外一个博客 vivi_sol

         我试图把时间当成一条线串起这些记忆,当我重新打开这些图片,繁乱的思绪开始在胸腔里澎湃...在已经过去的时间里,欢笑与泪水,爱与恨,相逢与离别,所有的这些,驱使我行走和奋不顾身.车厢里的漫长发酵,时间过滤着往事..

筑梦2008,艺术系毕业汇展,我,阿水,忘川,我们的摄影工作室成立了.我依然清楚的记得我和我的朋友们抱着相机躲在舞台下的情形.

工作室简直是我的全部,大四了,我依然不知道班主任是谁.我会在店里待到深夜凌晨甚至天亮,偶尔忘川带来廉价红酒,打开墙角的射灯,在昏黄的光线里听我们的音乐,笑谈我们的影像.

那是一段白天黑夜颠倒的生活,工作室的收入并不多,清苦却快乐.

客片.大多数时候我和忘川拍片,然后我通宵做后期调整修饰,白天忘川当班,他负责设计册子.其实我们都喜欢在晚上干活.

客片,朋友.

忘川是个好哥们,当然,阿水也是.

朋友.客片.

忘川是工业设计专业,唯一比较跟摄影沾边的.阿水是汽车工程,我则是电控自动化.

客片.

其实我们性格迥异且都怪异,这跟各自经历有关.有些事情自己知道,还是不说出来吧.

朋友,客片.左边起,袖子,覃MM,娜娜

朋友.左边是对模范夫妻,美女小钰和帅哥蒸馏水,常常可以看见他们相隔一米并行走在校园过道上.嘎嘎.

右边是另外一高校的美女,名字记不得了,很抱歉.那次外拍很感谢她的信任和积极配合.

与其说是拍客片,不如说是交朋友,拍完后大家都成了朋友.

工作室进入低谷期,因由太多我不想再去回忆.但是我肯定,有工作室的那段日子是我最开心的时光.

去寻找外景时发现的一个树丫,超喜欢它.很可惜,拍了两次之后,它被一老阿婆砍掉拖走了,当柴火烧了吧.

其实当时很冷,我记忆以来最冷的一个冬天,南方也遭受冰雪灾害.

拍摄地点同上.大一新生冬训,快结尾了,帮忙拍了几张给他们留念.广西工学院,这个是我待了快5年的学校,曾经有一大片的板栗园,可惜增建教学楼,几乎被砍光了.剩下这小片枝桠.地上厚厚的褐色落叶,很有感觉.偶尔我会来这里躺躺,如果不下雨的话.

左.北区宿舍外边的一小团花丛,我把这个地方叫做教工小黄花.因为还有另外一个叫小黄花的地方,都是我们的外景点.

右.三教后边有一大片芦苇丛,和遍地的蔓藤,我们都非常喜欢这里.

突发的灵感,我拍了好几张.

3月,我去了云南.火车经过那个城市.

我去了罗平,那是个油菜花的海洋.菜花飘香,金黄的颜色连绵在山间,地平线.我会想起一句古意盎然的祝福:

"愿你耳畔常有阳光,直至夕阳西下."

我去了元阳,在晨雾中听见桃源的鸡鸣犬吠,在云端看梯田和夕阳.

后来我又去了很多地方,更多的地方,越来越多的地方.

...

阳光照在我脸上,风在耳畔徜徉.

"愿你耳畔常有阳光,直至夕阳西下."

"愿你归来时犹如出发,笑颜常在."

...

6月,我离开了工作室.那个承载太多梦想的地方.

一些人来了,一些人离开了.我停留在那个城市,看着另外一个城市.

直到9月,我不再去看.

渐入深秋,南方也开始微凉.我做了两件事.然后开始打包.

我忘了说说那个夏天,我们都离开了学校.从此我们不再是学生.

那是个属于我们离开的夏天.我和忘川做了影展.

属于我们的时代过去了,在工学院.

那些人随着暑气消散逐渐远去.

深秋到来,我离开了家乡.

我去了很多地方,最后来到这片高原.

每天清晨,我来到布达拉的转经墙下,跟随朝圣的人群,转动经轮,聆听布达拉的呓语.

每天傍晚,我看夕阳西下,我看城市渐渐沦陷,我看昼夜分割线在雪山上缓缓移动,我出神的看着这片孕育着格桑花的神奇土地.

大昭寺.也许我永远也无法做到像他们一样日夜叩拜,默念真言,因为那是他们的神,却不是我的.

或许我应该有一个神,谁知道呢.

那些可爱的孩子,那些纯朴的人,用这种刻骨铭心的祈祷,拧干了这尘世的欲望..

高原的女人和孩子。有一首歌里说,高原的女人就像草原上的鲜花。无需要呵护却常年灿烂美丽, 
她们的歌喉容纳了百川的清澈,她们的眼睛中包藏着日月的精髓...

评论(34)
©Ben | Powered by LOFTER

手持相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