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

清明..

雨后更加泥泞难行.连续6小时不停歇的山路,掏空了身体里所有的气力.

下午4点多才终于来到奶奶的墓地,所有的人变得沉默.

先祖距离我们太遥远,只有奶奶的音容笑貌曾经那么温暖

墓地周围开满了美丽的小花,心里有些宽慰,想跟谁说说,却不知道该和谁说.

愿安好.

爷爷的腰偻得厉害,他说他老了,腰使不上劲,末了又说他能吃半斤米饭,好得很,

到下半年再过玉林吧.他总是这样,半年推半年,想过来玉林城里和我们一起住,

却又舍不得老家的房子和田地.

我每次回来,老人家都很高兴.回房间里摸索着拿红包,说钱不多图个吉利.

晚上小叔买了啤酒,老人也喝小半碗.

老人最高兴的是讲年轻时打鬼子,讲他的枪,讲他的叔打土匪,可惜很少有人陪他讲了,

小叔很不耐烦,堂弟堂妹上学住校,我每次回来都陪他讲,他很开心,我却酸酸的.

人总会老去我知道,世界上无能为力的事情太多,我爱他们,却无法永远留住他们.

愿安好,那些我爱的人.

评论(3)
©Ben | Powered by LOFTER

手持相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