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

8月4日凌晨

在又一次落单之后,孤独和恐惧变得肆意.

面对洪流更容易地看看清自己,我无法忘记那些夜色也掩盖不住的失望表情,

一如我对未来的憧憬.

被淘空后开始自觉清醒,人就像是手里那台有限输出的相机,超出年限,快门卡壳,零件掉满地.

而不会是2008鸟巢上空飘荡的畸形物体.

认知的不同,就像给对方的永生牢狱.

在路上,但愿会有我的栖息地.

评论(1)
©Ben | Powered by LOFTER

手持相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