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

纪念,我的超广角镜头


这不是我经历的最狼狈的一个星期,因此到目前为止一切尚好。|||| 分割线。

很少谈论摄影器材,但是今天突然很想念它,SIGMA 10-20 F4.0-5.6 HSM,我的最爱。

这是一只超广角变焦镜头,拿到它之前被告知它极其不易控制,

适合拍摄风光和建筑,但绝不适合拍摄人像。

而事实是,我很喜欢它,并且喜欢用来拍人像,无论如何,我喜欢。




国内有种普遍的共识,拍人像必推荐85MM,中长长焦距大光圈,背景虚化人脸带笑,叫糖水片;

衣着褴褛加沟壑满面的老人,这叫纪实片;扒光女人的衣服配上红白纱,这叫人体艺术....

我无意抨击什么,但回看Altphotos老外的裸体自拍,觉得其实很多东西本质是相同的。

世界好像岩石上的断层,彼此相依,各层次却又不相同。

|||分割线。突然写不下去了,隔壁有人在低声哭泣。

以这些不完整的晦涩的文字,纪念这支我最爱的镜头,纪念那些不眠不休的情绪,纪念那些孤寂的空旷的日和夜。

评论(15)
©Ben | Powered by LOFTER

手持相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