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

关于影像,2009的碎片

   时间总会悄悄地蒙住你的眼睛削去你的棱角,猛然醒悟时才发现一切已经在不知觉中变了样。

   所以影像是个好东西,它替你网兜起那些被敲碎的记忆碎片,带着些许温度。

     二月。归途。拉萨-成都-柳州-玉林。路过黄土高原,迷蒙的细雨让我记住了这片土地干涸之余还有脉脉的温情。

       我记得回到成都时,天不再是雪域高原湛蓝的颜色,灰蒙飘着细雨,空气里满是温润熟悉的气息,我背着背包穿过热闹的街市和安静的小区,漫无目的。

    

    三月,潮。

    空气沉重得仿佛一跺脚就能凝成雨,霉晦的味道让活着的人像古墓里安息的幽灵,不必呼吸,不必思考,没有心跳。

   

   

   五月。

   

   南方的雨季比以往来得更早了一些。暴雨一天一拨,不慢不急。

    

    碎梦不断,雷鸣的巨响让人愈难成眠,深夜时常挣扎着醒来,看见闪电将黑夜赦免成白。

    

    六月,格桑花开。

    

    有人告诉我,独自行走的最大痛苦,不只是身心劳累的苦楚,还有空前绝后的恐惧和孤独。

    

    她是BELL,依旧行走在高原上。

       

      MJ突然离去,让人感到深深的惋惜。

    七月。夏时光,已碎成满地斑斓。

     我知道我始终要离开的,尽管仍未见前路。­

    列车在午夜里摇晃,空空的车厢灌满湿凉的风,吹得我皮肤有些疼痛。世界安静得只剩下铁轨的轰鸣,所有的人都睡着了,我醒着。

    郑州。这个中原古城,街道两旁长满了年老的法桐,它们的枝叶在雨雾中交错紧握,我想像秋天到来时满街的金黄落叶,若踩上去,会不会听见温暖的呻吟.

    午夜的车站躺满各式有家无家可归的人,幽灵在暗夜里徘徊游荡冲突,任凭刺耳的警笛也无法驱散长夜里氤氲的倦意。


    八月。

    传说幽灵会在过去里徘徊。

    

    

      几经辗转,飞蛾扑火般我回到了末点。

十一月。纳木错。

    

     一路走过这样那个单调的蓝和白,时间仿佛凝滞,然后停止了。

    格桑花凋谢了,草原枯萎了,游人散去,神横卧在纳木错湖畔的冰雪里我听不见他们的梦呓和呼吸。

    十二月。

   家仍然是温暖的代名词。日子一天比一天冷,我驻足在这里看着人们带着故事来了又离去。

评论(58)
©Ben | Powered by LOFTER

手持相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