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

_绿皮车厢

我本不知这天是七夕.

车站异常拥挤的人流让我困惑百思不得其解.

柳州开往南宁的N701列车上,我只买到一张无座票.

10:19列车冲进雨幕.

下午3点多我拿到了我应得的东西.暴风雨仍然没有停息.

排队买票候车上车,在人群里我下意识的做着一些事情,我只想立刻回柳州.

汗臭脚臭和泡面瓜子的香精味混杂在一起,空气凝成粘稠烂泥.

不断的有软绵绵的一团或者两团东西从背后划过,从这头往那头,或从那头挤往这头.

待宰的肉猪,这是绿皮车厢里最真实的写照.

              8.7

_香粉

  

香粉。这个弹丸小镇如同她的名字一样美丽,

若真有女子的香粉在风中撩动过往的旅人。

我想醉了。想醉在这里,不再离去。

然而我们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停留,

香粉的倪裳在记忆里短暂飞舞,我不得不离去。

4.24

_我说

  

  

没有人愿意把生活过得支离破碎,起码我不会.

  

博换了,电话换了,可是有的东西注定换不掉.痛的种子已深深扎根在心底.我不相信前世不相信今生,我颠痴狂

我玩味我挣扎,我成了套上紧箍的小猴儿.始终逃脱不了.

我仔细的掂量我这个人,我们是否还亏欠彼此?

在过去里徘徊徘徊的小男人要受人耻笑的.有一天我终于决定要走了你无关痛痒不曾说过半句.

_菲.

菲结婚了,跟那个不可能给她幸福的小混混.某局长的公子.我不曾把他当一男人看,然而她是这样的选择.

我还不至于冲动到要去砍人,更不会去告诉她你不要去跟那混蛋你这辈子给毁了之类云云.那不是我的风格.

我看不到她婚后第二天接到第三者宣言时是什么表情.

做为一个智力正常的成年人,我已经没有理由阻止她的选择.没有理由,也没有作用.

_多.

比较抱歉的是多多.不小心让她卷入这淌混水.就如你喜欢我,却永远不会爱上我.更不可能在一起.

可爱是什么?

真搞笑.

_现状.

不管银哥如何疲于奔命,他始终不是做事的料.面对差距如此大的一个两个人,我怎会蜗居于此?

离开是迟早的事.

_tree in memo

_回

回程.

错过了开往昆明的大巴,只好打道回罗平,今天是个好天气,或许有惊喜也不定.

元阳-南沙-个旧-沪西-师宗-罗平,不停的转车,一路的劳碌不说也罢.

不住的给自己寻找离开的借口,无论如何 今天是个好天气.

或许我该留点遗憾.

留点遗憾,找个心爱的人,那个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让我再回来.

_回?

该回了么?

这里是龙树坝的斜坡,盘腿坐在这颗巨石上,只有我一个人。

而眼前的夕阳绚丽异常,让我不舍离去。

好象对中意的女子一样的眷恋。小宇突然说。

或许是吧,不过并没有什么好结果,所以还是走吧。

明天就走。

_雾

雾。

雾。

还是雾。

----------------------------------------------雾气的分割线-------------------------------------------------------

黎明到来前醒来。

拉开窗帘和打开玻璃窗,外面是深沉的夜。

雾珠纷纷挤进我这凌乱不堪的小屋。

关了灯,趴在窗口听这个世界的鸡鸣狗吠。

想起小学奥赛的一道数学题:“鸡兔同笼,上有三十五头,下有九十四足,问鸡兔各几何?”

而当年小屋子里读写算的小男孩已经不见了。

-----------------------------------------------鸡兔同笼的分割线-----------------------------------------------------

漫天散雾,发尖上凝着细细的水珠。

预告说今天多云转阴,所以我放弃了前去多依树看日出的计划。

遥远的前方神光咋现,却预示天气预告失败。

然而此刻我已在箐口梯田的深处,多依树不去也罢。

去了又要遇上那堆大师,听他们谈论他的他的镜头和机身很便宜,才三万。

胶卷拍完了,存储卡也没剩多少张。面对苍茫的云雾田海,有些不知所措。

风有点猛,散雾被吹散,谷底的雾气大举上涌。这场面让我想起长板陂张老粗的疑兵计,

少了雷鸣声响,却有尘土蔽日的气势。

有一首歌在耳塞里单曲循环,没有激情,却只有死灰的绝望。

走吧。

_还好

凌晨在水汽的味道中入睡。

醒来时天已蒙蒙亮,窗外是深蓝色的黎明。云雾缭绕,鸡犬相闻,恍若隔世桃源。

湿度很大,雾气从山谷溢出,沿山坳喷涌而上。

----------------------------------------隔世的分割线-------------------------------------------------

8点半出发前往传说中的龙树坝。

雾气仍然没有散开,十米开外连神仙都看不见路,不过我不是神仙。

岔口很少,所以不用担心迷路,然而在朦胧中行走太久就容易有点恍惚...

是梦?

不是。路边凸起的石块用比较激烈的方式挡住我的脚告诉我答案。

没有风,浓雾久久不散。

----------------------------------------踢到石块的分割线-----------------------------------------------

下午遇到一队来自昆明的摄影师,被告知我错过了今早多依树的日出。

据说是近些日子来最漂亮的一次。

但,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龙树坝让我有点失望。傍晚来临前离开,前往坝达等待日落。

说实话我很不愿意跟一堆胸前挂着种种长枪短炮表情傲慢的所谓摄影师挤在一块,

但却无处可去。

天空被两块大块的乌云遮蔽,显得有些阴郁,而我仍然相信,

总会有云开的那一刻。

一路颠簸。

在半山腰时太阳的光芒刺穿云层的阻隔,照耀在梯田水面上,

金光闪闪,辉芒万丈。

那一刻,我被感动了。

_南沙-元阳

(小阁楼外的景色)

那个风和日丽那个天空湛蓝。远山脉络线条清晰可见。感觉很像去到了新都桥,我梦中的天堂。

然而这里是南沙。

等待了许久,车终于出发开往未知的元阳。

一路的险峻撼人心魄。我抱着我的背包,几乎要被甩出车窗外。车在悬崖边盘旋盘旋而上,尽管路边警示牌一再重复警告慢行,然而胖子司机丝毫不愿意怠慢了这嘎吱摇晃的棺材里边的二十条小命,一路脚踩油门猛拐猛冲飞车漂移,有如神助般出入倘若无人,哦不,无车,也不对。九曲十八弯,不知说的是否就是这样的感觉。

(小阁楼外的景色)

太阳偏西,夕阳渐成,暖暖的阳光铺在山谷的烟尘上,金碧辉煌,阿波罗神殿也不过尔尔。

傍晚到达元阳,挑了一间面朝远山的小阁楼,可以靠在枕头上看见日出日落。

(小阁楼外的景色)

_在哪?

(车上所拍)

辗转多次,仍没有到达预定的目的地。逐渐对陌生的环境有点担忧。

中午终于到达个旧市,印象中个旧有直达元阳的车。随便上了一班,车开出了老远才被告知车发往南沙,并不到元阳县城,但南沙可转车前往元阳。

一路有些困乏昏昏欲睡。接近南沙段(我感觉是接近了),线条硬朗的山体和乱石滩让我精神大振,貌似有点类似大力水手吃到了久违的菠菜。我看得见在那高高的顶峰,山风扬起它的沙砾撒向天空。渺小的我这个人类,透过肮脏的车窗玻璃,在遥远的这边仰望。从玻璃上的反光看见我的眼睛,它告诉我一句话。

带我飞吧。

_雨

下个不停,湿漉漉的地面,湿漉漉的人。

打听了半天才知道罗平没有直达元阳的车,要先到开远,再转车到元阳。

到开远行车5小时。一会就出发吧。

_油菜花,罗平

关键词:2008罗平油菜花。

罗平县城确实不咋地...

尽管出门前再三检查,到站之后还是发现漏了东西。MP3电充、数据线。转遍了整个小城,卖手机的很

多,卖数码配件的却一个都没有。

网吧只有一家,藏在一个很隐蔽的角落。机子很多,上网的人很不多,只有我和老板。

中午胡乱吃了碗米线,发现味道非常好。

~~~~~~~~~~~~~~~~~~~~~~~~~~~~~味道很好的分割线~~~~~~~~~~~~~~~~~~~~~~~~~~~~~~~~~~

天一直都被乌云笼罩,貌似暴雨来临的样子,但我觉得这种怪异的地方不应该用常识来下结论,SO我决定

不带伞(事实证明我是对的)。找了辆“面的”,一路投奔金鸡峰而去。出了县城就发现了遍野的油菜花,

不过长势不咋地,估计春节那阵冰灾给冻坏了。临近金鸡村时司机无视我的呼唤没停车,害我步行往回走了

一个多小时,不过还好,扛着两部相机在国道上逆向行走,确实有点拉风的说,引得过路的大婶连连回头。

两边黄灿灿的菜花,让我情不自禁想变成一头牛,冲进菜地里自由奔跑自由吃草。不过这个梦想止于村头,

因为在那我发现这里的牛都用来拉车的,没有自由。

~~~~~~~~~~~~~~~~~~~~~~~~~~~~~~我没有伴的分割线~~~~~~~~~~~~~~~~~~~~~~~~~~~~~~~~~~

金鸡岭的菜花长势确实很好,冰灾使罗平菜花颗粒无收的谣言不攻自破。我很庆幸我来到这里。

据说,到罗平不带伴等于白来。我手脚并用往山顶上爬时我觉得这话很正确,可以打60分。下山时觉得不

好,只能打60分。

PS:没有数据线,图片只能回来再传了。

~~~~~~~~~~~~~~~~~~~~~~~~~~~~~~~~~无奈的分割线~~~~~~~~~~~~~~~~~~~~~~~~~~~~~~~~~~~

刚发现,昨天才充的30块话费竟然只剩4块了。中国移动又喝我的血。。。

_途

3.11   晚

K393。

我本不知这趟车会路经南宁。这个留给我太多痛楚的城市。

我试图扭转思路不要去想不再去想,然而已经太迟。

刺痛已在胸腔里弥漫疯长,止也不住。

22点25分列车轰鸣着离开这个灯火辉煌的城市,载我一路向西。

==============================昏昏欲睡的分割线=================================

3.12晨

6点多车窗外已经不在上漆黑一片,列车在崇山之颠爬行。

当然如果说飞行感觉会更准确一点。

广西境内行驶一般都是在山脚下,入了云南火车就飞上了天。

已经可以看见零散的菜花和梯田,远处的山峰云雾缭绕仙境一片。我不知该庆幸还是遗憾,如果雾气太重,

预计中的拍摄将无法进行...

_彩云之南


南方的初春总是铅华满地,雨水和寒风让繁花与落叶交替

混淆你的眼睛

昨天灿烂的绽放,今天却凋零落败

犹若隔世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