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

EXILE

空白横亘。

冻伤了手和脚趾,然后味觉也消失了.

电话里那些失望的声线我却听得格外真切

近况

一天比一天冷,常跟某人抱怨我膝盖酸疼,然后像老太太一样腿上裹着衣服和毯子,假装很假地呻吟。

夜里被电热毯烤醒,用劈啪作响的热水壶烧水冲姜茶,动静很大。

听电话的时候脑袋有点闷疼,我说会不会是脑癌,你坚持让我呸三下,语调不对还不行。

Loading..

我也想唱歌

(ZJM)

吃过晚饭,曹肆无忌惮地唱歌。

夜幕降临的时候空气会变得阴冷,翻翻DEVICS的歌出来听,觉得很想你。

我也想唱歌。

(萧同志)

疲惫


"不行就回来吧。"他说。

可是这个时候,我害怕这些句子,温暖着,穿透一切谎言。

第一次我想走了,这些日子以来。


走过这样单调的蓝和白,时间仿佛凝滞,然后是静止。

ZJM临走时给我短信,我想这个世界很难有什么东西能真正抵挡那些狂躁和不安。

甚至我希望我是一台机器,不眠不休,不知疲惫。

纳木错,与神耳语的地方

"Whenever you make a phone call smile when you pick up the phone, because someone can feel it! "

某说。

凌晨四点,方向东北偏北,零下三度。

寒气从缝隙渗入,车灯刺破黑夜的浓墨,我看见流星从天际划过。

清晨,7点,零下十二度。车停在那根拉山口,海拔5200,路面凝结着厚厚的冰。

黑夜漫长,没有防滑链,犹豫着是不是应该等待天明。

最后决定不等了。8点安全离开那根拉驶入冰原,天开始蒙蒙亮。


纳木错,帝释天的女儿,念青唐古拉的妻子,与神耳语的地方。


路面结冰严重,车开的很慢,太阳出来后我们终于来到这里。

没有游人,满地的流浪狗卧在冰雪里。

风贪婪汲取身体的温度,神没有对我耳语。

11月21.道路结冰



WAY BACK FROM NAMTSO.ciwei2009

凌晨4点,我看见流星出现.

Namaste


在这里,只需要带着你的微笑和一句"Namaste".

纪念,我的超广角镜头


这不是我经历的最狼狈的一个星期,因此到目前为止一切尚好。|||| 分割线。

很少谈论摄影器材,但是今天突然很想念它,SIGMA 10-20 F4.0-5.6 HSM,我的最爱。

这是一只超广角变焦镜头,拿到它之前被告知它极其不易控制,

适合拍摄风光和建筑,但绝不适合拍摄人像。

而事实是,我很喜欢它,并且喜欢用来拍人像,无论如何,我喜欢。




国内有种普遍的共识,拍人像必推荐85MM,中长长焦距大光圈,背景虚化人脸带笑,叫糖水片;

衣着褴褛加沟壑满面的老人,这叫纪实片;扒光女人的衣服配上红白纱,这叫人体艺术....

我无意抨击什么,但回看Altphotos老外的裸体自拍,觉得其实很多东西本质是相同的。

世界好像岩石上的断层,彼此相依,各层次却又不相同。

|||分割线。突然写不下去了,隔壁有人在低声哭泣。

以这些不完整的晦涩的文字,纪念这支我最爱的镜头,纪念那些不眠不休的情绪,纪念那些孤寂的空旷的日和夜。

酸奶坊



某天下午几个老男人和一个寂寞的上海小男人一起去酸奶坊喝酸奶,

这样明亮的窗户可是没有阳光晒进来,

酸奶味道不是很醇,老男人和小男人开始抢记事本写心情,

我听着某人的电话,眼睛四下搜寻发现这里全是男人。

cat

右边前爪受伤的小黑猫,喜欢蹭人,夜里温度降到零下,不知它要如何过活。

10月30日,高烧40度

全身抖个不停从来没有感觉打字是这么困难,.。

往时调戏某人说你家缺个男人,这会被报复了。淡淡的伤,十月马上过去了,你没有来。

生病的时候会想很多事和很多人,愿你们都好。

午夜

隔着纱帘也可以很清楚地看见月亮

我和城市一起睡着了

你的叹息,随寒气渗入髓里

恩..上榜了

点击数剧增,并没有太多意外。   

图片均原创,转载使用请先联系。

如果你喜欢,谢谢访问。           

刺猬

阳光温暖着午后 你做了一个梦

不以为然

没有人愿意在每个角落里贴满叹息

你不看见我的脸

却以为上面写着不以为然

远远地看你生活 与我没关系

信仰

我无法把握那么繁复的字句,此刻它们糅杂在一起混乱得像盘古初开时的混沌。

时间让虔诚丢失了信仰,信仰化为含糊的梵语和机械的体能运动,

而日光依旧能够灼伤我的皮肤,疼痛在胸腔里呼吸,生长。

PS:今天决定把以前的日志都显示出来,很多删除了再也找不回来了,只有遗憾。

下雨了,山上在积雪,湿润的空气有南方冬天的味道。

这片干涸的土地终于不再寂寞。

我想象雪花从山顶滚落,跌在尘里化成雨水,自西向东汇成江河。

风在河谷里蔓延,裹着黄沙漾起唐古拉的圣水,掠过高山和平原。

想家了你说。

可是这个时候,我只是想说说话。

中秋

中秋夜,下起滂沱的雨。

没有月光,只好拉上窗纱,皮肤上有芦荟淡淡的香气。

手机习惯抓在手里,熟睡了就能听见你温暖的呼吸。

听说,这个是一个没有好歌的时代?

       不小心看了推荐榜某博文(http://hi.baidu.com/jenykame/blog/item/ad747b7aa92e67e72f73b375.html),如鲠在喉。

       这个世界从来不缺少美丽,所以也不会缺少好的音乐。音乐和影像,在我认为是同等神奇的东西,香烟次之。认知的局限,往往出了笑话自己还不知道。除了歌词,音乐里可以欣赏的东西还有很多,节奏,旋律气氛,每一丝声线的精准拿捏,各种元素的完美糅合,甚至主唱一声似有似无的叹息,你听见了么?但是又或者,它有一首好词的时候,你也听懂了么?

        不常听中文的歌,但是也有例外,王力宏的精雕细琢,词曲声线近乎完美;王若琳的慵懒,低吟浅唱时而又带着些许小女人的调皮,至于王菲,她已不属于当下,不说也罢。除了这些流行的,还有很多优秀的民族音乐人,他们用音乐诠释着某一方土地的灵魂,广袤苍凉神秘热烈温润婉约,若你不了解,你能听懂么?闭上了眼睛就是天黑,多少有些唯心。

       我不是做音乐的,所以我很直观地相信我的耳朵,还有我的心。

        在我看来,音乐除了感官上很直接的愉悦、共鸣和认同,往往还带着某时期的记忆。2007年我和朋友建立了一个小摄影工作室,自己设计自己装修,工作室很小,但有时独自忙到凌晨三四点。深夜里,暖暖的光打在沙发上,音箱里回响着我们都喜欢的歌——《quiet inside》、《殇》、《forever at your feet》、《Nagumono》...很多甚至作词谁唱的谁都不甚了解。离开工作室了,把这些音乐都刻在光盘,某天翻出来听,时间仿佛回到了从前,那是一段开心的日子。

        常常听到Bell抱怨好多她喜欢的歌总难找到链接。我想这是一个浮躁的快餐年代,所以,有很多好音乐在网络上往往是没有资源的。认识Bell是因为多年以前猪鱼(凝视岸上的鱼)的推荐,说此人空间配的音乐很特别。值得欣喜的是,她喜欢的,同样我也喜欢。因为懂,所以才会喜欢。

   PS:附Bell的BLOG http://hi.baidu.com/beier16

9月28

愿一切都好。

  

...

9月26

太阳下山了,真冷。

你的烦恼,只是浅浅提及。

没事的我能搞定,你说。

那些缠身的病痛,来去过往的感情,又或者近日的麻烦事,我不知道是否应该过问太

多,因帮不上忙,看到你的烦恼更多的是自责。

有天提及画面的含义,我才更真切明白。

只是请你相信,我的关心和在意总是真切的,区别只是表达方式的差异,它藏在我心

里,那是只属于你的地方。  

......

指间沙

绝望只是瞬间的沧海桑田.

愿一切都好。

礼物

下午刚起床就收到某人EMS来的礼物,相当开心。

6排7号(好吧,7号是我的),这些数字如同去年冬天的只言片语,简单,温暖。

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礼物。我真的很喜欢。谢谢你。

月末。

已是月末。

阳光没有足够柔软,但是落在皮肤上,打心底里会有暖意。

然后,不可避免又被晒伤了。

火辣辣的疼痛,让人记起温暖来之不易。

浮躁

很想把这张片贴出来,就在刚才。

透过浮躁的色彩,仿佛可以看见自己。

其实很多时候都知道自己应该去做什么应该怎么做,

很清楚地知道,那些宁静温暖并不遥远,

然而大多数时候

总还是由着自己的性子 伤了你 却不是我本意

爸妈节日快乐

忙着找房子,整日浪荡着生活,忘记了属于你们的节日。

贝说赶紧打电话回去,发短信也好。

我告诉她,他们没有手机。

我想,或许像他们那样也好 安安分分的做个小老师,或许会少很多烦恼。

可是 他们的烦恼谁知道呢?

祝爸妈身体健康、节日快乐!

院子里长满了大波斯菊

“尽情表演吧,好像没有人在看你一样;尽情去爱吧,好像从来不会受伤一样。”

整夜未眠。

打开手机找不到可以说话的人。

院子里的大波斯菊长了近3米高,以一种努力延展的姿态。

以一种努力延展的姿态,尽管隔阂着难以逾越的沟壑。

重蹈覆辙

输红了眼的赌徒,无法抑制嗜血的欲望,理所当然般毁灭自己亲手建立的城堡。

人就是无法抑制自己犯贱,然后越来越贱,让人不齿。

所有训诫禁忌教养在残桓断壁面前显得那么虚弱和无力,

那些美好的,在此刻变得无比狰狞。

FORGIVE ME.

观望

已然不得不习惯于观望,地图上的某些圈圈点点,上边书写着仿佛属于自己的东西。

被四条流浪狗追了近一公里之后,不得不撒手丢下手里的东西狂奔逃命。

一如曾经脱手的相机,生与死只是瞬间抉择,不见硝烟,如调侃般轻淡。

小命保住之后回头观望上帝用他的左手玩弄着,那些被抛弃的所爱,

仿佛世间一切真的可以无足轻重。

who care?

皮带拉到最后一格还是松。

自己造的孽,似乎不应该让别人来迁就。

七.七夕

又是雨,不想回去

天光映射着地板上巨大的鞋印,格外刺眼。

没有镜子,只能从镜头里看看自己有些陌生的脸

没有找到任何表情

三.Altitude 4100

一.

又戒严了 空气里游离着战争的味道 尽管广场深处歌舞升平

如果说普天同庆 那是莫大的讽刺

我挤在人群里 想起你

飞蛾扑火,我怎能不管不顾

109 to NAMTSO.ciwei2009

   

才下过一场小雪,车离开109国道开始翻越那根拉山口。

海拔5100,感冒加高反让我有些眩晕无力,我不想在天堂上嗝屁了,所以走的很轻。

半路有车开进雪水里冷却刹车片,牛比的北京人嚷嚷翻车了大家赶紧拍照,

这斯花了1W8买了块水晶,拿出来炫耀才知道原来是假琥珀。

成本不超过150块,她脸就绿了。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天,

乌云盖过的地方落下着豆大雨点,湖水像大海一样咆哮着,冰冷的风吹得人呼吸艰难。

8月13日

即使下过雨,空气依然干燥。

午后的光线让我睁不开眼,

皮肤上有些许暖意,盖过紫外线火辣辣的伤。

8月7日,不得不倒叙

8月10日 109

每天晚上都会下雨,夜幕降临的时候,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听外边劈啪响的雨声

云很厚压得很低,但紫外线依然很强.

8月5日雨

每次出行总诸多不顺,不是暴雨就是暴乱.

这个中原古城,街道两旁长满了年老的法桐,它们枝叶雨雾中交错紧握,

我想像秋天到来时满街的金黄落叶,若踩上去,会不会听见它温暖的呻吟.

Lasa的街头也有稀疏的法桐,

8月4日凌晨

在又一次落单之后,孤独和恐惧变得肆意.

面对洪流更容易地看看清自己,我无法忘记那些夜色也掩盖不住的失望表情,

一如我对未来的憧憬.

被淘空后开始自觉清醒,人就像是手里那台有限输出的相机,超出年限,快门卡壳,零件掉满地.

而不会是2008鸟巢上空飘荡的畸形物体.

认知的不同,就像给对方的永生牢狱.

在路上,但愿会有我的栖息地.

7月30

各种离奇的事情发生在24小时内,下午拿到车票之后,我甚至不怀疑或许明天我也死于列车脱轨。

7月29凌晨

午夜摇晃着空荡荡的车厢,大家都睡着了,我醒着。

湿凉的风吹着皮肤有点疼痛.

难得写字

我写字很随意,单独看很丑,连一起看就比较不丑,但是偶尔自夸有益身心健康.

给贝头的.

叔叔给你们演示超广角拍日食啦...

没机器,也没又长又粗又黑或者白的长焦头,有小朋友在楼顶玩耍,于是借口叔叔帮你检查机器拍了几张。

我的御用模特贝贝头不在,实在可惜。

贝头的主意,用磁盘的盘片过滤,果然很有用

叔叔我的玉手

不明真相的小朋友

把盘片拆除来

看得清楚吧

额..很好,你这个姿势又帅又美丽

完结....虽然300年一遇的诱惑实在很强大,但是昨晚喝了点小酒还是失眠,天亮了终于有点睡意,本想蒙头睡觉的,被贝贝头的电话吵醒,后来还失控暴走了,真丢人...哎...

..

莫名其妙.

夏时光 CIWEI 2009

夏时光,已碎成满地斑斓

自遛

        

时间进行到这一步,变得越来越不能容下沙子.

一切的尘埃落定,证明任何悲伤愤怒诡辩怀疑和寻根问底像鞋帮上干瘪的犬类排泄物一样毫无营养价值.

SCARE

终于雨过天晴.工作室的事有了些许眉目,舒一口气之后我知道仍然还有许多事情需要面对.

不相信上帝的关门与开窗说,上帝只会在人倒下的时候替你盖上棺材.

如果真有值得害怕的事,大概是再次举起相机的刹那,忘了我要拍什么.

TIME

时间像可怕的洪荒,把各自冲得支离破碎,它像外科手术般精准地雕塑每一个人,并导演着一切. 
阿甘说人要前进必须先忘记过去.尽管阿甘也是导演安排的.我们知道一切都过去了,前进只是有朝一日淡然面对镜子,肆无忌惮的微笑和吼叫.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