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

裙摆的夏天

不经意春天已经结束,雨季的第一声惊雷敲响在天际,才发觉什么也没有留下。

尽管许久不拍东西了,还是很期待夏天。

漂亮姑娘会穿起美丽的碎花裙子,雨后微凉的风飘摇着斑斓的裙摆,怎能不心醉。


 

在淘宝买了两块美侬的灰板,小块的可以随身带。

测试了一下白平衡,发觉微微有些偏红,好在曝光很准。


如果你想去拉萨









如果 你不只喜欢阳光,

你喜欢格桑花

你想伸手抚摸头顶的白云和纯粹的蓝

你想喝着啤酒看拉萨河的日落 看昼夜的分割线在雪山上爬行草原和城市在眼前沦陷于黑夜

也或许你在故事里只是暂时无法释怀

你不想如果,

来拉萨“晒太阳”吧。

------ >>>>拉萨 “晒太阳”客栈 (博主朋友的客栈)

联系方式:邮箱:

电话:08916856400 13880645335

 

PS:朋友在拉萨新开的客栈,位于拉萨仙足岛,拉萨河的中间。我曾经在那里待过5个月。店主是个来自成都的小姑娘,热情、善良。

     如果你准备去拉萨,或者你彷徨在城市不知道该去哪,太阳要落山时,请不要错过拉萨河的日落。

旧照片

几年来一直晃荡的状态,每次挪过地方后总有些东西神秘失踪,直到上次硬盘报销让我元气大伤。

刚整理杂物找到几片正面已经变色了的光盘,光驱嘎吱响了半天竟然读出来了,并且是我原以为弄丢了一直耿怀于心的旧照片,简直内牛满面。

时隔多年,今天看来,嘴边不自觉堆满笑.

那时我也这样开心吗,我不记得了。

没有盐了

连我妈这种对时事反应迟钝的人都打电话催我去买盐,我去厨房看了看还有半包,好吧我买——我内心无比坚定地认为我是一个冷静的有理性的人,我只买一包坚决只买一包。结果超市老板无比愤怒+遗憾地说他本来留有一包自己用的,他老婆昨晚10块钱卖掉了。

这个疯狂的年代被各种颜色各种样式的傻逼填满,他们潜伏在高矮不一价格各异的房子开着电视机吃着毒大米喝着三鹿啃着毒馒头炒着地沟油涮着化学火锅听从别人的指挥号令一会堆积成S字一会堆积成B字,身处这如山的SB中,冷静的人反倒显得比他们更傻逼。

离天隔地远的日本都没有抢盐,这个内陆辽阔的国家就开始疯狂,我真无法想象当真正的灾难降临这个国家的时候人们如何去保持理智冷静如何坚持自己智慧的判断,这个唯利是图道德败坏愚昧无知官商勾结满嘴胡言散沙一样的国家,如何去抵挡真正的灾难和战争?

一个故事

帮妹妹的朋友拍的几张,MM自己决定说这组片叫做“绿帽子的故事”,

我没有细问缘由,之后这个词在我心里疙瘩了老半天。

 

1

2

3

4

5


2

SICK

"我想奔跑呀 一口气好几公里酣畅淋漓

你柔美的颈项呀 阳光都洒在耳畔的发丝里

我想你的呼吸呀 你鼻息的温暖在皮肤里

冰凉的四壁呀 昏睡着潮湿的声音..."

...

"我感觉很不好."

手机里找找,不知道发给谁,只好摁摁删掉.

药片融化了外壳粘在胃壁上有点不舒服,我想像它们溶解成一堆CHONAg分子符号被身体吸收通过血管输送到身体每一个角落冲锋厮杀涂炭生灵,在我的身体里.

输赢都是我必须接受的结果,现在只是有一点点难受.

雨雾


感冒了,咳嗽震得肺要碎了一样。

年初一开始南方正式进入春季,绵绵细雨飘飘洒洒持续到4月一刻也不会停,满城雨雾,既让人怀念又希望这鬼天气快点过去。

相亲


昨晚去相亲,老妈私下答应的去见个面,我有点骑虎难下。

对方是个贤妻良母型的姑娘,有那么瞬间的错觉让我感觉到婚姻那种沉重的压迫感。

显然是错觉。

某天某人请我吃玉林鱼粉,也会有很多莫名其妙的错觉。

人是复杂的东西。

大年三十

 

祝愿天下有情人有个好梦,有梦的人有个好生活,有好生活的人找到一个有情人.

 

冷得不行了


南方的冬天湿冷阴郁,看见阳光真是让人心旷神怡。

理所当然


夜里正常作息,在黑暗里眨眼睛,自以为不清醒。

只是忘记了理由,渐渐漠然面对胸腔里哀嚎的灵魂,仿佛疼痛与己无关,仿佛理所当然。

Aimo

天气很凉了,我不喜欢风吹乱了头发,但是阳光晒在皮肤上很舒服,温暖得不想起来。

向日葵,10月

忘川 22:20:44
厌倦无所事事的飘着

刺蝟 22:21:25
厌倦无所事事的待着

忘川 22:22:09
彼.此


..


..


天鸟


《梵高先生》 李志

对楼的姑娘


“可以帮我照一相片吗?”

经常拿镜子在窗口对面晃来晃去的藏族姑娘,我不确定,看起来也或许是维族,

汉语不太流利,但很友好。

她站得很正,我只好比划着让她稍稍歪下脑袋。

住我家的小朋友

.

优雅的男人


.

我不会停止,这是我的全部。

well...


想抽根烟的,忘了买。

恩,生日快乐。

雨云


 

刚贴完图片狂风卷着暴雨就砸了下来,伸手不见五指啊,不知又吹翻多少庄稼。

河蟹Me

安东尼达斯和14K死的时候都很蛋定坦然,

一个说你让我感到痛苦,一个说F(和谐)K ME,其实都是一个意思。

天气很舒服,手背不再长泡泡,偶尔下点小雨,人模狗样。

直接命中


看《ONCE》听着他们的音乐,会有种被直接命中的感觉。

翻翻硬盘里剩下的片子,在PS里涂改着,大多数时候不知道如何着手开始,

但最终,我知道如何结束

PS:给我的花喷完杀虫剂之后手就一直有农药的气味,还好我没有咬指甲的癖好习惯,不然我就死了.

玉树

荧幕上熟识的高原红,让我想起曾经给过我帮助的卓玛,我无法想象那些与世无争的人们遭遇这可怕的灾难.

孩子哭吧,温暖的阳光会拉长你的身影,你依然像格桑花一样美丽,

隔壁的小伙伴


清明


总算下点雨,只是路依旧泥泞.鸡鸣狗吠,小村子越来越安静.

来嘛兄弟

        昨天去招聘会现场,自然是人山人海,不过远远能看见给领导讲话搭建的台子,铺着喜庆的红地毯高高在上,方便群众瞻仰领导的遗容,哦错了,容颜.还有讲话结束后满地礼炮的红纸屑.移动的3G广告贴满每一个展台,让人眼花缭乱以至于费好大劲才找到招聘单位的海报,实在是个锻炼眼力的好办法.

        貌似今年好了一些,去年逛了一圈被塞了一大卷XX洗脚XX按摩的优惠券,丢了老可惜拿回家当厕纸擦的蛋疼.今年倒是没人塞了,就是很多XX娱乐城XX休闲山庄XX会所招包厢公主和包厢王子,可见国内当下经济形式果然如领导所说又好又快又上一个新台阶力度又得到加强,因此春天显然是个好时节,鸡舍鸭子笼也雨后春笋拔地而起.

       转几圈终于找到一家招数码师的,遂走上前碰碰运气.就差这么两三步的距离时旁边杀出一个阿姨,边拉扯边在嘴里嘟囔兄弟来嘛来我这里,不由分说就要塞一叠简历表过来.我说您这招什么样的人呀,阿姨说来嘛兄弟填个表填完了我好走人.

       我也只好走人

pic


越来越难登陆了.


In Search Of A Midnight Kiss




新上映的大片很多,挑出一部<阿凡达>,其他的总提不起兴致.对国产已习惯性失望.

想起回南方前蜗居在楼道里看的<夏天>,关于生活,关于青春,片尾时粘在发丝上的夕阳让人感动.

昨晚看<超市夜未眠>到深夜,不知是第几次看这部片子,尽管我始终没有记住导演的名字.

温润饱和的色彩,绚丽的焦外和超广角的镜头,恰好也是我的最爱.

刚刚看完的是<In Search Of A Midnight Kiss>,似乎是有点老的片子,关于孤独,性,爱情,还有朋友

这首<wind of change>以前在工作室时很喜欢,现在才知道是片尾.

影评不写,因为每个看的人都不会一样的结果.

登陆不上来


空间最近一直不正常,基本打不开,偶尔能登陆,刷新一下又不行了,比较无奈.在想是不是该换个地方了?

用百度也有两年多快三年了吧,之前就是因为百度稳定才来的,再则就是喜欢百度简洁的首页.

毫无疑问就是使用百度空间的人越来越多了,而与此相反的是空间推荐博文却越来越乏味.

脑壳里充斥着混沌,太多东西不得其解,不如打开老电视机,看看广告.

火车上


百度偶尔能正常打开,好在也没什么值得更新.

某人飞回家了,如果三月能回来,也许能在日本看满世界的樱花 应该会很美

辞旧,迎新

各位朋友新年快乐,身体健康,事事顺意.!

星期五


水月镜花看得太多 挣扎着要醒 却又害怕醒来以后

不知伤的是自己还是别人

loser


.......

曾有人坦言自己是loser,我想了想可是没有在混沌的脑袋里找到可让人宽慰的字眼

然后只是觉得 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圣人和上帝

我只是凡人

牢狱

雨.

还是雨.我以为只是清晨的雾,不停歇的细雨,会弥漫着整个春天.

本不知觉春天已经近了,回到南方才会如此明晰的感觉.

潮呼呼的被子盖在身上像冰冷的栅栏犹如置身牢狱

尴尬

终于还是忘了带很多东西。

尽管出门前一切都收拾得很好很干净。

颠簸27小时,人来人往的车站前,想打的电话一个也不通。

没有谁做错什么,错的只是自己错得不合时宜。

所有的不合时宜集合结集在一个合适的时间,让人遍体寒意。

天亮就出发

事实上,8点半这里天还没亮。慢慢转车,希望下一站能买到票。

谢谢某人电话叫醒我。

好运!

明天就走

最后一天享受这里的阳光,记住它的温度,记住它的笑。

本想下午再去丹杰林看看班丹拉姆,在我眼里她只是一个与爱人相拥的女子,让人心生暖意。

然而太过完满也是一种遗憾,不去也是遗憾。

罢了,明天就走。

X


排了一个星期还是搞不到车票,对于经济适用男来说这是个神奇的国度叫人无语。

我想有很多东西折磨着我,那些似是而非似非而是晦暗不明阴晴不定,

是毒药却不得不笑饮。

元月七

有时候生活里充斥着矛盾

噩梦里挣扎着醒不来,

醒来了就必须睁开眼,然后再面对这个世界。

谁动了我的车票?

【长得很像某鱼的小朋友。】

天天往车站跑也还是没有买到票,SO... 今天继续去排队.

车站回来,依然没有买到我要的票,只好先买短途,希望到点后可以中转回家。

4号我去代售点问,窗口的白眼说无,明天来买12号的。

“明天”我来问,白眼继续说无,明天可到车站买联程票或者通票中转。

“明天”的“明天”找了半天终于找到去车站的公车,窗口说,无票,可明天买15号的。

“明天”的“明天”的“明天”也就是今天天没亮我第一个到了售票窗,窗口同样回答,无,可后天买17号的!

我就纳闷了

我不是一台自动幸福发生器

睡梦中地震了,就在不远,好在震源极深。

下午去丹杰林,酒香满殿堂,看见坐拥的双修佛普肾如来和班丹拉姆,心里有莫名的温暖。

很遗憾我不能把它放上来。

关于影像,2009的碎片

   时间总会悄悄地蒙住你的眼睛削去你的棱角,猛然醒悟时才发现一切已经在不知觉中变了样。

   所以影像是个好东西,它替你网兜起那些被敲碎的记忆碎片,带着些许温度。

     二月。归途。拉萨-成都-柳州-玉林。路过黄土高原,迷蒙的细雨让我记住了这片土地干涸之余还有脉脉的温情。

       我记得回到成都时,天不再是雪域高原湛蓝的颜色,灰蒙飘着细雨,空气里满是温润熟悉的气息,我背着背包穿过热闹的街市和安静的小区,漫无目的。

    

    三月,潮。

    空气沉重得仿佛一跺脚就能凝成雨,霉晦的味道让活着的人像古墓里安息的幽灵,不必呼吸,不必思考,没有心跳。

   

   

   五月。

   

   南方的雨季比以往来得更早了一些。暴雨一天一拨,不慢不急。

    

    碎梦不断,雷鸣的巨响让人愈难成眠,深夜时常挣扎着醒来,看见闪电将黑夜赦免成白。

    

    六月,格桑花开。

    

    有人告诉我,独自行走的最大痛苦,不只是身心劳累的苦楚,还有空前绝后的恐惧和孤独。

    

    她是BELL,依旧行走在高原上。

       

      MJ突然离去,让人感到深深的惋惜。

    七月。夏时光,已碎成满地斑斓。

     我知道我始终要离开的,尽管仍未见前路。­

    列车在午夜里摇晃,空空的车厢灌满湿凉的风,吹得我皮肤有些疼痛。世界安静得只剩下铁轨的轰鸣,所有的人都睡着了,我醒着。

    郑州。这个中原古城,街道两旁长满了年老的法桐,它们的枝叶在雨雾中交错紧握,我想像秋天到来时满街的金黄落叶,若踩上去,会不会听见温暖的呻吟.

    午夜的车站躺满各式有家无家可归的人,幽灵在暗夜里徘徊游荡冲突,任凭刺耳的警笛也无法驱散长夜里氤氲的倦意。


    八月。

    传说幽灵会在过去里徘徊。

    

    

      几经辗转,飞蛾扑火般我回到了末点。

十一月。纳木错。

    

     一路走过这样那个单调的蓝和白,时间仿佛凝滞,然后停止了。

    格桑花凋谢了,草原枯萎了,游人散去,神横卧在纳木错湖畔的冰雪里我听不见他们的梦呓和呼吸。

    十二月。

   家仍然是温暖的代名词。日子一天比一天冷,我驻足在这里看着人们带着故事来了又离去。

必需品

 

EOS 30D SIGMA10-20

水管冻住了,想了许多办法都没能给它解冻;

然后,没法洗澡洗衣服刮胡子,幸好屋内的卫生间没有冻结,不然洗脸都成问题。

幸好皮叔叔的胡子不碍事,只是越来越匪气。

2009很快就过去了,记得很多也忘记了很多然后还把辛苦半年拍摄的图片弄丢了。

生活里总会有个窟窿破洞,以至于这个破洞变成了一定且必需的屁眼,于是人有了屁眼才能存活。

我想念我的图片。

圣诞节


图片丢失的隐痛还在心里,平安夜了。

某小姐说她穿了很性感的晚礼服参加派对还抽到了不错的奖品

我窝在显示器前暖着膝盖边看烂片边咳嗽,然后惨叫一声:“我日,停电了!”

恩..祝大家圣诞快乐!

12.16

EOS 30D SIGMA10-20 

年轻的时候人家说你这样这样不行,老了人家说你这样我看不懂没看出来你要表达啥。

以至于几乎要习惯被批评。

不否认被批评是个好东西,除了让人重新审视一些东西之外还会让人感到好笑。

上一页
下一页